????尽管住在对门的家伙答应了张恒一起去吃饭的提议,然而依旧充满了戒备,还和张恒保持着一定距离。

????张恒也没勉强对方,至少两人现在互相介绍过名字,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算是有了相当的进步。

????张恒已经知道身边的家伙叫做法伯里科特,非常年轻,今年才只有17岁,正在新英格兰进行旅行,按他自己的说法主要是观赏自然风光,寻访古迹,顺便也研究家族谱系,本来打算直接从纽伯里波特坐火车到阿卡姆,但是纽伯里波特的售票员为他提供了一个更经济实惠的旅行方案。

????那就是坐巴士在这里中转,但是法伯里科特没想到去阿卡姆的晚班车被取消了,于是他今晚只能在这里过夜。

????张恒在交谈中还得知法伯里科特比他到的要早得多,他是搭早晨10点的车从纽伯里波特出发的,在这里已经晃悠了半天了,因此应该也搜集到了不少信息,或许这也能解释他现在为什么显得这么慌张和警惕。

????这个倒霉孩子八成是听到或者看到了一些他不该听到或看到的事情,不过当张恒问到这些,他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了。

????张恒知道,这是因为两人刚认识不久,信任度还没到的原因。

????另外,尽管张恒也能察觉到这个小镇的阴郁古怪,但是他倒是没有太过压抑和恐惧的感受,反倒是他身边的法伯里科特表现的非常厌恶且不安,用他的话说,根本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恨不得生出一对儿翅膀直接飞走。

????两人走出旅舍。

????附近的建筑虽然看起来依旧脏兮兮的,但是就整个小镇的破败程度来看已经算不错的了,有杂货铺,药店,鱼类批发市场,精炼厂的办公室和餐馆,中央还有条河流,共同构成了小镇的镇中心。

????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到点下班了,还是因为也在准备晚上的庆典,绝大多数商店都关门了,好在那家餐馆倒是还开着。

????里面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其中男人脸庞消瘦,驼着背,目光看起来很是呆滞,而且张恒盯着他看了会儿,发现他没有眨过眼睛,要是scp基金会的173遇到他,估计就只有在角落里抱头痛哭的份儿了。

????而另一边的女人鼻子扁平,穿着件土里土气的衣服,在弯腰擦着桌子,虽然有走光的嫌疑,但是考虑到她的尊容,大概也没有男人愿意占这份便宜。

????尤其张恒注意到身边的法伯里科特又开始不安了起来,这两人虽然都没有明显的畸形,不过也都算是处于畸形的边缘了,按照老人之前的说法,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很可能也会变成老人的模样。

????看得出如果有选择,法伯里科特是不会想要走进这家餐馆的,但是最终在挨饿和视觉污染间他还是选择了后者。

????他尽量不去看两人的脸,将目光集中到了柜台的菜单上,在发现里面的食物主要是罐头和火腿后非但没有失望,反而松了口气。

????显然他对镇上的人都不怎么信任,因而对他们所提供的的食物也保持着相当的怀疑态度,一只罐头配上饼干和一碗蔬菜汤,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之后他让开位置,问张恒,“你吃什么?”

????后者闻言却是道,“我没带钱,也不怎么饿,看着你吃就好。”

????“…………”

????法伯里科特站在原地纠结了片刻,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算了,我请你吧。”

????张恒也没客气,对那个目光呆滞的男人道,“照着给我也来一份就行。”

????等法伯里科特付了钱后那个鼻子扁平的女人就钻进入了后厨去。

????而张恒也和法伯里科特则找了个远离柜台的地方坐下。

????后者忍了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你敲我的房门找我出来吃饭,但是你自己身上却没带钱?”

????张恒嗯了一声,拖着下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餐馆,为了迎接晚上的庆典,这里显然也装饰过。

????法伯里科特皱眉,同时心中不快,“……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冤大头了?”

????“我说过我其实不怎么饿,你自己吃就好,”张恒转过头来,“是你要坚持请我的。”

????“我……我只是礼节性的客气下。”

????“那现在你和后厨说取消我那份也不迟啊。”

????“这也太尴尬了……等等,你是知道我不会这么做所以才这么说的是吗?”

????“如果你觉得丢脸的话我可以帮你去说。”张恒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站起来身来。

????“你在虚张声势?”

????张恒没有回答,笑了笑,转身向着后厨走去。

????当他快要走到门边的时候法伯里科特终于又开口道,“好了,到此为止吧,反正也没多少钱。”

????但是张恒闻言却没有停步,而是真的走进了后厨里。

????这时候法伯里科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人都会有困难的时候,在有能力的情况下还是能帮还是应该帮上一把,况且就像他自己说的,反正这顿饭也花不了多少钱,即便对于一个正在穷游的年轻人也实在不算什么,于是他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跟着一起冲进了后厨。

????而柜台后坐着的那个目光呆滞的男人就这么看着两人,没有开口也没有阻拦。

????后厨的卫生状况倒是没有法伯里科特想象的那么糟糕,虽然依旧有那股驱之不散的鱼腥味,虽然墙边也长满了霉菌,但是至少没有什么老鼠和蟑螂,张恒正在和那个鼻子扁平的女人说着什么。

????但是之后就被法伯里科特给迅速打断了,“不不不……不要听他的,还像之前一样准备晚餐就行。”

????然而那个鼻子扁平的女人的反应也有些迟钝,似乎是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疑惑的望向法伯里科特,

????于是法伯里科特只好又伸出两个手指,“两份!饭餐要两份。”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一旁的张恒摘下了墙壁上挂着的厨师刀,而且还一次拿走了两把,藏进衣服里,顺便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法伯里科特眼珠都要惊掉下来了,他立刻就意识到了某人溜进后厨根本就不是在和他赌气,而是为了偷刀,这行为当然不值得提倡,但是法伯里科特犹豫了下,却也没有出声,他的心脏跳得很快,就这么跟着张恒走出了后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