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林海中,突然音波震荡,气浪翻飞,狂暴的冲击波带着无形的罡风四溢,惊起一片鸟兽。

????一头身长达到十余丈的巨型蚜兽被撞飞了,接连压倒十几棵大树之后,重重摔倒在地,紧接着,房屋大小的火球呼啸而至,带着宛若蘑菇云的黑烟升腾,百余丈内外尽皆夷为平地。

????不久之后,另外一边雷霆劈下,草木皆焚。

????一道道沛然莫能御之的雷蛇乱舞,电光肆意流窜间,伴随着巨大猿妖的哀嚎把四周化作一片狼藉。

????不久之后,如同小山的妖兽身躯轰然倒塌,在地面砸出一道明显的浅坑。

????“终于解决了,这些妖兽还真是出人意料的难缠。”

????空中,几道身影掠过,赶往数里之外的平地与其他人汇合。

????方长老默然等在那里已有一段时间,看见众人回来,开口问道:“如何?”

????一名仙盟结丹上前见礼,道:“禀长老,已经解决了。”

????犹豫了一下,他又道:“刚才出来阻拦我们的,全部都是山林之中的妖兽,并非如同之前预想的尸傀之流。”

????“是吗?”方长老转头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几乎已被撕成碎片的山魈尸傀,面上闪过一抹异样之色。

????但他没有多说什么,带上众人继续往东飞去。

????在他目光所及之处,远方的天空笼罩着一层如同阴霾的云雾,妖氛铺天盖地,仿佛充盈整个林海。

????不知为何,其中更有一股奇异的光芒流转,如同含苞欲放的仙珍灵葩,又似将行爆发的火山。

????一路上,山林莽莽,不时有飞禽走兽出来骚扰,但在十余仙盟结丹的出手之下尽皆退散,他们没有花费多大功夫就得以继续前进。

????然而,随着窥真法符指引的目标之地逐渐临近,越来越多的妖兽涌了过来,隐隐然间,成千上万道气机潜伏,把他们彻底包围。

????仙盟修士们冷笑:“看来之前的那些只是开胃菜呀,一场鏖战在所难免了。”

????方长老皱了皱眉,沉声道:“不要落地与它们纠缠,我们直接冲进去。”

????很快就有人惊呼道:“长老快看,那是什么?”

????方长老把目光投了过去,只见上百头外形如同机械造物的改造妖兽飞腾而至,在其中,还有数个化形的成妖。

????柴犬精,母狐狸,蛇女,熊精之流,全部都赶到了。

????荒莽大泽,山川河谷,不计其数的草莽生灵,自然精怪,全都因为李尘所伪装的妖国贵族身份而来,并且感念其传功恩德,忠心效死。

????他们的修为远逊于结丹,但在李尘的临时加持之下,配合千军万马,气势竟不输于对方。

????“又是改造过的妖兽,这李尘和妖魔搅到一块去了不成?”

????正当众人以为这些妖兽又是和之前那些茹毛饮血的山中野兽相同,无非只是数量更多,修为更高之时,冷不防就见笨拙的黑熊精如人而立,身上形如儒衫的青衣在风中飘扬。

????郎朗之声从熊嘴里吟诵而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他的言语带着法力,方长老见多识广,面色顿时大变:“这……这是儒道的神通!”

????山林之中,万妖齐啸:“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四面八方同时响起的,竟然不乏人言,而在其中夹杂的鸟兽嘶吼,似乎也沟通着天地大道所牵连的言语和文明之力,无形之中动人心魄。

????“这些茹毛饮血之辈,怎么会儒道的功法?”

????方长老感觉自己的常识都要被颠覆,三观也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可在他惊讶之时,更多的文道力量倾泻而来。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少年十五二十时,步行夺得胡马骑。射杀山中白额虎,肯数邺下黄须儿。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这是诗词之中蕴含的文华之力,经由纸上谈兵秘法接引,幻化真形,天地之间,元气凝聚,幻化真流,不知不觉,竟有千军万马凭空而现,带着波澜壮阔的气势冲杀而来。

????复又有妖兽躲在林间施法。

????“唇枪!”

????轰隆!

????法力凝成的巨大长枪凭空刺出。

????“舌剑!”

????万千剑气纵横,寒光乍现。

????文章道理,才子佳人,种种意境,化作最为朴实,最为纯正的两种攻击之力,唇枪和舌剑,一并攻来。

????方长老整个人都蒙了,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挥手祭出一片宛若水波的清光,拦下那些攻击。

????毕竟是茹毛饮血之辈,无法深入理解和运用文明精髓,凝聚的力量质量奇差,但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成千上万妖兽再度口诛笔伐,整个场面充满了无比的荒诞和怪异。

????方长老等人就在这强烈的违和感中左躲右闪,接连退避,好一阵才缓过劲来。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我们才是茹毛饮血的禽兽,反被这些异族给鄙视了?”

????“他们都开启了灵智,修习了儒道文华功法!”

????“好生奇怪的力量,谁那么大方,把典籍传给他们?”

????文道力量源自无上大神通“言出法随”,拥有言灵术之称,哪怕这些仙盟修士修为高深,意志坚定,也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有理说不清的憋屈苦闷之感,心灵受其影响。

????就在这时,远处山头上,一股强烈的紫气冲霄而起。

????方长老曾经和正气洲的人打过交道,面色顿时大变:“大儒?有外道捷足先登了?”

????他下意识的就以为,有正气洲的顶尖高手插手此间之事。

????这是他万万不能允许的,他们费了那么大功夫,花了那么大代价,好不容易才逐步接近李尘真身,如何能让对方火中取栗给偷摘成果?

????“你们随机应变,我去拦下那大儒!”

????方长老自恃神通法力,不顾一切越过众妖防线,众妖修为远逊,竟不能阻拦分毫。

????但下一刻,众人便见,他的身影凭空消失。

????方长老也看见,坤地攘云旗插在山头,恰好合拢洞天,把整个小世界变得严丝合缝,如同水桶密不透风。

????一个翩翩公子背对着他斜卧,手捧竹卷,轻声吟诵。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