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钰独角猿嘴唇咧开,一股白烟从牙齿的间隙中飘散至空中,猩红暴虐的猿目死死盯着落在地上的人形霜雪。

????脚掌猛然踩进地面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身形犹如雷霆般瞬息间冲到霜雪的身前。

????黝黑布满针刺般绒毛的手臂疾风般砸向霜雪。

????在霜雪伸手格挡之际,另外三条猿臂击破音爆带着气浪从三个方向打在了霜雪身上将她击飞。

????紧接着,猿身像炸弹般纵跃而起,四条猿臂疯狂的挥击,恐怖的拳速在空中呈现出十六条手臂的残影,仿若冲撞机般挥动。

????霜雪眼神冰冷,妖气弥漫至全身形成一层薄薄的冰甲,手臂快速挥动尽量的挡下袭来的猿臂。

????对于霜雪的反击银钰独角猿毫不在意,四条猿臂在挡下霜雪反击的同时,重重的落在霜雪将冰甲撕裂成无数的冰晶碎片。

????激活了血脉和加持了体质极限增幅的银钰独角猿此时的战力比之九真中期的妖魂来说也相差无几了。

????望着天空中被压制的霜雪,林墨心中不由有些惊讶,左手操控光芒利刃抵抗刘楚等人的进攻,右手连忙结印,打出十多道雷光劈向空中的银钰独角猿。

????半空中,银钰独角猿分出一条猿臂轻松击溃了袭来的雷光。

????趁着这个空档,霜雪迅速从口中喷出一道来不及蓄力的微弱龙息逼退银钰独角猿,而后妖气蒸腾间化为一条体型十余米长的冰晶蛟龙。

????硕大的龙爪覆盖着寒意按在了银钰独角猿拳峰。

????就在这时,银钰独角猿眼中流露出暴虐之色,四条猿臂径直抓住了霜雪伸出的龙爪。

????本就已经达到极限的猿臂再度膨胀,撕裂的肌肉渗透出殷红的血色。

????“吼!”

????银钰独角猿冲天怒吼,抓住霜雪的四肢手臂拼命的甩动,在半空中抡出一个过肩摔将霜雪狠狠的砸向地面。

????接着头颅向下,四个肘部如泰拳般架起,整个身躯像彗星狠狠的冲击而下,径直砸入霜雪掉落的坑中。

????嘭。。轰。。

????恐怖的冲击力坠落在地面引起爆炸般的巨响,地面在这样的冲击下不住颤抖,撕裂开无数细缝,周围的灰尘飘散在空中形成一个微型的云朵。

????“结束了。”

????刘楚看着掀起的烟尘,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笑意。

????妖魂榜榜首的妖魂又如何,在银钰独角猿得天独厚的特殊天赋和体质极限的灵术加持下,即便是九真中品的妖族也无法抵挡这样恐怖的攻击。

????“不错,是时候结束了。”

????林墨平淡的低声道,如果今日面对这只银钰独角猿的是王不行,恐怕凭借这样的攻击还有可能重创他。

????但距离重创他还差了不止一筹。

????话音刚落,大坑附近的烟尘逐渐散去,两道硕大黑影在灰尘消散后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内。

????大坑中,凭借着林墨长期培养的体质和龙族自身强横的生命力,硬撼了银钰独角猿两次攻击的霜雪虽然身上多处龙鳞碎裂,鲜血流淌。

????但却硬生生抗下了银钰独角猿的攻击。

????反观银钰独角猿在施展了两次猛烈的攻势后,体内的妖力和体能都急速下降,黝黑的猿臂逐渐退散,返回到原本的银白色。

????胸膛急促起伏,口中深深的喘着粗气,全身撕裂的肌肉不断有鲜血渗出。

????霜雪长吟一声,抬起龙爪轻易的将银钰独角猿按在地上,龙首俯下,龙眼冷漠的盯着爪下已经近乎失去反抗之力的银钰独角猿。

????“只是轻伤!。难道我们之间的差距真的这么大吗。”

????看到傲立在土地上的霜雪,刘楚沉稳的神情终于被打碎,难以置信的低吼道。

????从战斗到现在,林墨以一己之力硬抗下他们四人的围攻,即便这样还牢牢占据着战斗的主动与上风。

????而他在有三人协助的情况下,激发和加持了银钰独角猿独特的天赋以及达到银钰独角猿体质极致的加持灵术依旧还是惨败,巨大挫败感深深的冲击到刘楚孤傲的内心。

????没有理会刘楚的震惊,林墨灵印翻动间,漫天星光化为上百把光芒利刃形成剑域袭向刘楚几人,而后右手猛然挥动间掀起十余米宽的蓝焰火海。

????“我究竟算什么天才,真是可笑至极啊!”

????刘楚双拳紧握,修剪好的指甲刺入血肉中流淌出鲜血滴落在地面。

????感受着掌心传来的痛楚,刘楚悲痛的大笑,目光从悲哀,再到痛苦,自嘲,绝望,落寞,直到最后的坚定。

????“从小时候,我便是家族乃至全市公认的天才,跨级完成学业,继承家族,壮大企业我都一一兑现。”

????“灵力袭来,无数人背后嘲笑刘家将再次倒塌,而我又一次站出来,击破了所有人的质疑带领刘家走上了最强。”

????“原本的我以为,所谓的猎妖榜顶级封妖师也不过是在猎妖数量上超过我,可知道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多么可笑。”

????刘楚涣散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深邃的神眸失去了以往的略显轻浮的自信与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孤高的自负。

????作为一名世家培养出的优秀继承人,他可以自负,自傲但他不能倒在失败面前,这是长年的家族熏陶以及文化积累赋予他们深厚的底蕴。

????“林墨,我承认我自负的判断了我们之间的差距,但即便这样,我也不会耻辱的低头。”

????“即便是流干我最后一滴血,这是我的荣誉!也是家族的荣誉!”

????刘楚眼神坚定,双目中布满了血丝,和林墨争斗是为了利益的抉择,即便再来一次他也会再次选择。

????这无关个人恩仇,只为博取个人,乃至家族更好的发展与利益。

????话音说完,刘楚缠绕灵力的手指坚定的划过掌心,温热的灵血透过伤口缓缓流出。

????只见刘楚手指快速结印,掺杂着灵血的淡红色灵力在林中逐渐汇聚出一道数十米高的恐怖飓风。

????强横的吸力将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卷入风中,上千道风刃如同切割纸张般将坚硬的树干撕裂成碎片。

????“渡游,宽叔,你们带着小沁快走,我坚持不了多久,回去后命令家族所有的成员不要留恋财物,立刻向逃向其他城市,隐姓埋名不要再说自己是刘家人。”

????刘楚向着身后的眼镜男怒吼,随着手掌灵血的不断流失,刘楚原本红润的面孔逐渐变得苍白。

????而得到灵血加持的飓风则愈发恐怖,撕裂的风刃旋转着袭向霜雪和她后方的林墨与严宽。

????感受到刘楚的决意,全身肌肉断裂的银钰独角猿愤怒再度扑向霜雪,鲜血如细流般从伤口呲出。

????另一边的紫瞳黑羽雕也不顾自身性命,发疯的从天空中扑向地面,死死缠住想要脱身的严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