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鱼在江有威的引领下,走进一处花园。

????此时,正值盛夏时节。

????花园里,百花盛开,姹紫嫣红,花朵争奇斗艳,其上蝴蝶翩翩舞,蜜蜂嗡嗡叫,真是一番好风景。

????花丛深处,建有一处凉亭,凉亭内摆放几张八角形圆桌,圆桌每面下方,都摆放有一个椭圆石凳。

????他二人来时,此处小亭内,已经有人凭桌而坐,三三两两,谈天说地。

????江小鱼走进亭中,抬头略一打量,发现亭中人尽坐一些青年男子,并无女人身影。

????这青年男子分两拨落座,一拨端坐亭子正中,他们身材具是圆滚滚,挤在一起,无精打采。

????另外一拨人,身材各样都有,分散而坐,落座亭子周围各处,具是精神抖擞,相互寒暄,推杯换盏!

????两拨人,他都认识。

????端坐亭子正中的,是江家的那群小子,里面有他二叔家的江有名,他三叔家的江有雷,江有雨,江有风,他家的江有德,江有才。

????分散落座四周的,大都是江乐山属下的子嗣,里面有曾拜访过他,又被他借钱吓跑的周兄,马兄,牛兄,路兄,时兄,李兄,田兄,……,也有交集甚少的杨兄,吴兄,方兄,雷兄,金兄,……。

????该往哪去,一目了然,不用江有威引领,他也能知道。

????但,他们刚一踏进亭子,江有威就硬拉着他,绕着亭子转一圈儿,先给各位仁兄打了个招呼,而后才朝亭子正中走去。

????边走,江有威边笑着解释:“鱼哥,打个招呼也不费什么,省的他们再说咱们瞧不起人!”

????宁可开罪君子,不得罪小人,这个道理他懂,所以也没埋怨江有威什么,微微一笑,跟着他走向亭子正中,朝那群胖子挤了过去。

????江有德,江有才,兄弟俩一见江小鱼,麻溜的让开位置,接着一声招呼不打,就想逃跑。

????江小鱼哪能让他俩跑了,一个胳肢窝一个,夹起他俩,走回八角桌旁,用脚一踢,把两个石凳并拢到一起,一屁股坐上,而后两腿张开,让江有德,江有才分坐左右。

????接着,就见江有德,江有才俩兄弟,又是扒,又是拽,死命的挣扎几下,没能挣脱束缚,最后只能无力的瘫在江小鱼怀里。

????“坐好!”

????江小鱼沉声一呵,这俩小胖墩忙规规整整的坐好,耷拉着头,不敢抬头。

????“鱼哥,你这是干嘛?”

????江有威一把推开江有雷,挨着江小鱼坐下,笑着说道:“你看你……把他俩兄弟俩吓得,都快尿了!”

????闻言,江有德,江有才兄弟俩,忙抬头,看向江有威,向他投去求救的眼神儿。

????谁料,江有威伸手,只是在他兄弟俩的小脸儿蛋上,各捏了一把:“别看我,我只是想知道你俩尿了没?要尿赶紧尿!”

????他还真是看戏,不嫌事儿大!

????顿时,这俩涉世未深的小胖墩,就呆在场。

????江小鱼扭头看向江有威,皱眉道:“这就是你说的小聚?除了聒噪,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来来来!”

????江有威咕滴一笑,拍手招呼众人:“都说说最近怎么样?让咱们大哥听听,听着听着就有意思了!”

????说完,他凑到江小鱼耳边,低声道:“鱼哥,你以为我想来?他们想来?其实大家都不想来,是长辈让来的,说是不能让属下寒心,咱们好歹做做样子!”

????边说着,他边有意无意冲身后瞥一眼。

????原来如此!

????江小鱼总算明白了!

????这所谓的小聚,就是给外围那些人做样子的。

????果然,江有威嘴巴刚离开江小鱼的耳朵,周兄,马兄,等一群仁兄,举着酒杯就来了,各个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他们再面对江小鱼时,脸上不见一点儿的不自然,仿佛昨日,什么也没发生过。

????应酬这事儿,江有威,江有名俩兄弟在行。几轮推杯换盏,客套寒暄,他俩就把这一群仁兄送走了!

????随后,这张桌上又恢复了安静。

????“喂,说话呀!”

????江有威一指江有雷,吩咐道:“有雷,从你说起,说说你最近咋样?”

????江有雷很是无辜的仰起头:“威哥,你要我说啥?我心好累,啥也不想说,啥也不想干!”

????“咦!”

????江有威上手就给他一个爆栗,笑骂道:“你才多大呀,现在就愁眉苦脸?跟个小老头似的!”

????江有雷两手一摊,抱怨道:“鱼哥,有威哥,我还没十六呢,我爹就让我管一座城,你们说说,哪有这样的爹呀?”

????“切~”

????闻言,江有威就冷哼出声:“你少在福中不知福,别人想管,还没机会管呢,好好历练历练,没坏处!”

????“就是,就是!”

????江有风突然不忿道:“大哥,你的好多了,咱爹让我看铺子,俩月过去,只赔不赚,我都发不起工钱了,你说我该咋办呀?要不咱俩换换!”

????江小鱼听了直摇头,心说:“三叔,心挺大呀,一座城,一间铺子,就这么丢给孩子玩儿了,不知会赔多少钱!”

????不过,随后他又转念一想,觉得他三叔这么做,又值得深思,让江有雷,江有风兄弟俩提前步入社会,提前趟趟水,利大于弊!

????就这样,江小鱼只是听他们抱怨,听他们说活儿不好干,说钱不好挣,说修炼不容易,自己却不发一言。

????偶尔,他也会就江有雷等人的抱怨,沉思一二。

????不过,也仅仅是如此。

????半炷香时间过去,江有雷等人的抱怨,渐渐接近尾声,眼看他们这一桌儿又要陷入安静。

????却在此时,众人不约而同回头,看向某处。

????那处,正有一行人朝这边走来!

????江小鱼定睛看去。

????就见,一人锦衣华服,手摇折扇,迈着方正步子,走在花丛中,朝亭子而来,他身后跟着一行近十位小厮。

????前排俩小厮,怀里各抱着一个罐子。

????后排几个小厮,伙同抬着一口大箱子。

????“有威,他们是什么人?”江小鱼侧头问道。

????江有威看着来人,也是皱着眉头,缓缓回道:“那是杨家的人,走在前面的叫杨有为,是杨展鹏的小儿子。

????他应该是第一次来江家,我记得前几次,杨展鹏来给爷爷奶奶祝寿,都是带着大儿子的!”

????杨有为带人走进亭子,也不跟外围人群打招呼,径直朝江小鱼这桌儿走来,而且是直奔江小鱼。

????见状,江小鱼立时眉头皱起,心道:“来着不善,善者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