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女王陛下,还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您汇报!”

????“说!”

????“陛下!塞莉亚公主最近失踪了,在公主殿下的地方曾经有人类的痕迹!”

????“哦!”

????这时候原本因为刚刚的事情变得严肃的表情,此刻竟然一反常态,变得格外的淡然,她淡淡的瞥了一眼回答她的精灵长者,好像这事情连先前那事情的百分之一都不紧要。

????“那你们找到她没有?”精灵女王紫荆淡淡道,好似在询问一件十分稀疏平常的事情。

????“陛陛下!塞莉亚公主失踪的消息是半个月后才发现的,您知道的,最近精灵守卫越来越懈怠,我们的消息是半个月后才知道的。只知道当时有人类的痕迹出现过。”

????为首的精灵老妪迟疑着说着,兜帽之下的眼睛似乎在看着高挑的精灵女王。

????“女王陛下!公主殿下肯定会没事的,一些高阶精灵游侠已经出去了,他们一定会把塞莉亚公主安然无恙的带回来的。”

????“不用!”

????“嗯?”老妪顿了顿,似乎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形,她愣半响再次道:“可是陛下,公主她”

????“我说了!不用!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明确吗?还是说你们认为我这位女王的命令不够分量?”一向比较从容优雅淡然的精灵女王紫荆此刻难得的露出怒容呵斥道。

????五位精灵长者尽皆默然,齐齐的垂下头,不过至于他们在想些什么谁也不知道。

????“好了!这事就这么算了,塞莉亚那孩子是神灵的孩子,你们太担心她了!放心,你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你们是精灵族的长者而不是神灵的仆从!”

????说完这些精灵女王紫荆神色似乎有些忧愁,她定定的看着麾下的这五位精灵长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女王!这我们也知道,可是塞莉亚公主毕竟也是下一任继承者这”

????“哼!”紫荆女王此刻彻底是愤怒了,她愤愤的瞪了这位精灵长者一眼:“我看你们是怕死吧!真是越老越怕死!神灵根本就是一群强盗,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

????听到紫荆女王的这番话,众精灵长者似乎都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默然不语。

????“诺兰大陆需要守护,人类已经忘记曾经的誓约,难道连我们这些白银帝国的遗民也要放弃当初的誓约吗?”

????紫荆叹了口气,她迈动了高挑纤细的双腿,在华丽的长袍下,她那步伐下隐约可见白皙的双腿几乎晃得人挪不开眼睛来。

????而她背后悬浮在半空中的宝座则是跟随着她的脚步在身后挪动着,跟着她的步伐渐渐来到平台边缘,足以俯览整个云端之下的一切。

????紫荆女王深吸了口气,将胸前的饱满差点撑得几乎爆开,她优雅的坐在身后的宝座之上,目光淡淡的俯视下方云云的世间。

????而在她身后的五位精灵长者,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不知所措,不过最后他们谁也不去打扰女王,而是静静的侍立在一旁。

????白银帝国遗民的统治者静静地坐在那由早已失落的古代技术打造而成的王座上,孤独的王者,她的视线越过了空气与云端,无目标地落在远方,似乎正沉浸在思索中。

????片刻的思索之后,她轻轻敲了敲王座的金色扶手,王座金色扶手上的铭文出现一道流光。

????圣树之母树藤组成的树藤平台一侧的平面上无声无息地绽放出一道耀眼的湛蓝色光芒,一名身穿白色带流苏衣裙的高阶侍女脚步轻盈地走进来,向着白银铂金王座的方向鞠躬:“陛下,您呼唤我?”

????“请施莱尔大贤者来圣耀大厅”侍女轻轻点头,“我要与大贤者讨论永恒壁垒的事情。”

????精灵族核心圣树之森,圣树的存在不仅仅是一座充当精灵族力量象征的法师塔要塞,同时也是重要的研究设施和知识圣所,这一座座宏伟的圣树内部有着规模庞大的实验室和数座档案馆,诺兰大陆上两大魔法组织之一的“魔法师协会”便将总部设立在这里。

????在当初第二纪元开始时白银帝国辉煌时期有着一群最顶级的研究者,其团队由最优秀的魔导师,最睿智博学的学者,最出色的工程大师组成,他们组建了最初精灵族的知识库和知识储备。而如今精灵族一些优秀的研究者们他们埋首于圣树之森中埋头研究各种当初白银帝国时期先祖遗物所蕴含的无穷知识,依靠圣树内的大量研究设施,不知疲惫地钻研着魔法领域的奥秘。

????他们因其出色的贡献和极高的学术能力而有着独立于自身职业体系之外的荣誉称号——贤者。

????最卓越的大贤者之一,已为精灵族效命近两千年的大贤者施莱尔得到女王的召唤,从浩繁的数据和图纸中暂时脱身,来到了白银王座前。

????这位睿智而博学的女士有着高挑的身材,尽管已经不再年轻,却仍然保持着美丽成熟的容貌和优雅的仪态,她身穿一件淡紫色镶银边的裙式法袍,金色的长发高高盘起,数颗充盈着魔力的水晶漂浮在她的身旁,充当着她的施法媒介和记录工具,她在紫荆女王面前微微弯下腰,致敬并询问着女王的旨意:“陛下,您召唤我有何吩咐?”

????“大贤者,你是我们精灵族中最优秀的智者,”紫荆女王轻轻点头,“我现在需要做个决定,需要听听你的意见。”

????“您请说,我在听。”

????“永恒壁垒出现故障,这一点你应该已经知道了,”紫荆女王说道,“我刚才和五位长者谈过了,他们对于永恒壁垒的重视似乎不再那么重视,现在我想问问您,精灵中最智慧的智者,请告诉迷途的我,难道我一直坚守的都是无用的吗?”

????“……时间的确是最致命的毒药。”大贤者施莱尔思索着叹道,“您现在真的在疑惑么?其实这并非我的专业领域,历史研究者应该更能给您建议……”

????“不,我找你来是因为,我想知道您的意见,您的选择!”

????“选择?”施莱尔叹了口气,她轻轻皱了皱眉,“这……是一个让人想不到的询问。永恒壁垒就是凡俗与神的壁垒,如果打破这层壁垒,那么历史将会重演,相信这样一来陛下您很清楚我的选择,同样您也应该知道您的选择!”

????“唉!这我也知道,可是或许你真的是对的,时间是最致命的毒药!它不仅腐蚀了精灵长者们的精神,还腐蚀了他们的意志以及先祖的训斥以及誓言!”紫荆揉着眉心叹道。